• 薛家将

    时间:2020-03-28 01:30:56

    初试身手 一枪双鵰远方来了一队人马,队伍前并排有七个人骑着马,中间是一中年将军他是薛丁山,他左边有位容色绝美、颀长苗条的女子,身穿素白的盔甲,在阳光洒射下熠熠生辉,姿态优雅高贵得有若由天界下凡来的美丽女神。修长曼妙的身段,纤幼的蛮腰, 秀挺的酥胸,修美的玉项,洁白的肌肤,辉映间更觉妩媚多姿,明艳照人。更使人震撼的是她脸部的轮廓,有着罕见清晰的雕塑美,一双眼睛清澈澄明,她的一对秀眉细长妩媚,斜向两鬓,益发衬托得眸珠乌灵亮闪,使人感到风姿特异、别具震撼人心的美态,亦使人感到她是个能独立自主,意志坚定的美女。她就是薛丁山的大夫人樊梨花。薛丁山的右边也是一位女将只见她的脸形极美,眉目如画,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诱人之极。最使人迷醉是她配合着动人体态显露出来的那娇慵散的丰姿,成熟迷人的风情,虽及不上樊梨花,但却另有一种楚楚动人的优娴妩媚,教人倾倒,她就是薛丁山的二夫人窦仙童。窦仙童的旁边的女将皮肤黑里透红,身体肉感十足,双乳犹如山峰傲立,臀部肥大向上挺,阴部像小山,姿色亦属中上之姿,尤其她的朱唇特别丰润,很是性感。眼神中透着一种风骚,充满成熟女性的风情,浑身有一种荡人心魄的野性和诱惑力一看就知道是一性慾极强的女人,。她身后跟着一只小牛犊般的狼犬,她就是薛丁山的三夫人陈金定。陈金定的旁边是一位冰肌玉骨,皮肤晶莹通透一位容色娇美、颀长苗条的女子,她眸子又深又黑,顾盼时水灵灵,采芒照耀的一对秀眉细长妩媚,斜向两鬓,益发衬托得眸珠乌灵亮闪。名符其实的凤眼蛾眉,充盈着古典美态,她就是薛丁山的妹妹薛金莲。她旁边是她丈夫一个矮个子丑汉,叫窦一虎。樊梨花身边是她的儿子薛刚,薛刚今年十五岁,英俊的小脸带着稚气,刚刚因为调皮被薛丁山教训,才躲在妈妈樊梨花身边的。这时樊梨花对薛丁山说“丁山,攻下虎牢关后,我绕道去寒江关为我母亲拜寿,几日就回!”薛丁山说“好!”薛刚听见也嚷着要去。薛丁山沈下脸“你只会捣蛋,你去干嘛?”薛刚转求樊梨花,樊梨花也就应了。转眼大队人马来到虎牢关。敌军迎战,主将是一个道士,武功了得,窦一虎两下就受伤回来,樊梨花出阵,那道士哪是对手,几下就向深山逃去,樊梨花紧追,薛刚跟去帮忙,薛丁山指挥人马攻下虎牢关。樊梨花追到道士,道士突然撒了一把迷香。樊梨花知道不好可已晚了,人掉下马来。道士笑道:“我艳福不浅,大唐第一美女中了我的奇淫合欢散,哈哈”他上前解光樊梨花的衣服,薛刚赶到一枪刺中心脏,道士手中的奇淫合欢散飘入薛刚的鼻中,薛刚转睛一瞧一时之间呆若木鸡,脑袋瓜子嗡嗡作响。原来就在薛刚的目光所及之处,呈现了一幅活色生香的画面:樊梨花全身赤裸倦懒地横陈在地上;看她全身白晰粉嫩,凹凸有到,肌肤细腻无比,身段修长美好;细长雪白的纤纤玉手,在自己那坚挺丰满的乳房上尽情地揉捏抚摸,另一只手更是伸出修长的玉指,在两腿之间的桃源洞口上拚命地东拨西挑;洞口不断地流出甘泉,把桃源洞口附近的丛草地带弄得湿润不已。在自己尽情的抚弄之下,樊梨花不由得发出一阵阵充满淫逸的喘息声,双颊一片酡红,半闭半张的媚目中喷出熊熊慾火。樊梨花本已沈溺于自我慰解的忘我境界当中,忽然平白地出现一个男人在自己的身边,慾火更加高涨,哪管对方是自己的儿子,一双玉手紧紧地抱着薛刚的身躯。薛刚这时春药的作用也开始发作,两眼发出火红似的淫光,口中发出野兽的叫声,顿时慾火淫心埋没了理智。双手贪婪地在樊梨花光泽白嫩,凹凸有到的胴体上一寸一寸仔细地摩挲,他的嘴唇,也移到了她的樱桃小嘴上,把她的舌头吸出来,不停地吸吮着,像在品尝一道美味的佳肴一般。樊梨花轻「嘤」一声,把小舌头交给了他,自己也使劲地吸吮着薛刚的舌头;母子乱伦的淫戏开始了。樊梨花疯狂地脱光薛刚全身的衣服,薛刚提着粗大雄壮的肉枪刺向樊梨花禁地深处樊梨花把双腿张开极限的来配合儿子的大肉枪的进入,薛刚一用劲大鸡巴插进了妈妈的小穴,薛刚的肉枪一进一出,一抽一送地动了起来。樊梨花也配合着薛刚的动作,臀部疯狂的动作,桃源小穴不断地吞吐着儿子的大肉枪;薛刚更加亢奋不已,两片嘴唇从妈妈的香唇上移开,沿着樊梨花那匀称的脸庞一路吻了下来,慢慢地移动着;当他的吻移到她那雪白光滑的胸脯时,便把他的手滑向她的胸部,狂烈地罩住她那高隆的乳房,开始逗惹地前后推移,手指也在她的乳头上揉捏不已;他更是吐出了舌头,细细地舔着她另一边的乳头。樊梨花已兴奋到了极点,不断疯狂地发出了哼哼唉唉的浪叫声。良久,抽插运动到达最颠峰,樊梨花觉得一阵强烈的快感沖达脑海,「啊!刚儿!不要停!快!快一点!干!干!」一幅交合的美图,淫宴的欢愉浪叫声传遍荒山野岭。夜幕低垂,月色照亮山野里一个绝色的女子和她的儿子,他们赤裸、疯狂、淫蕩、交欢。滴滴淫水四溢冒出桃源小穴,啊!嗯,嗯!嗯!樊梨花把双腿张的更开似乎要把小穴拉撕成两半。良久,薛刚抱起樊梨花的美臀,自己躺下,让樊梨花骑在自己的身上。只见樊梨花美臀一起一落,宛若骑马奔驰一般,那对挺耸的玉乳随着她的起落也跳跃着,樊梨花时而左右套动,时而前后挺动,有时她会用阴部紧夹鸡巴磨转一番,顿时两人如大海的飘舟摇摇蕩蕩,穴中淫水四溅,薛刚虽然在下面,但是他那把大肉枪一挺一挺地不段向上迎,双手玩弄着樊梨花的玉峰。此时樊梨花已娇喘连连,香汗淋林,不停的浪叫“啊..亲哥哥..快..好舒服..我快要美上天了..啊..刚..用劲插死你的好妹妹..我永远是你的..啊..”渐渐的樊梨花的药性过了,恢复清醒,只见薛刚还在疯狂的蹂躏自己的桃源小穴真是羞愧万分,但她知道如果不让薛刚尽兴,薛刚将喷血而忘,再加上她还沈浸在性爱的快乐中,也就任由薛刚在自己的身上撒野,并且配合薛刚的动作,不一会儿觉得一阵阵快感冲击,发出声声撩人的娇喘,“好哥哥,好爽,好爽,再来,再来,不要停把我的小穴干破!啊!我甘愿让你的大鸡巴乾死!啊!”别看樊梨花在战场上有万夫不挡之勇可在薛刚大枪的猛刺下,她觉得就自己就象风中的风筝随风飘动,好象自己的一切都归小宝控制,自己觉得飘上了天,一阵阵强烈的快感沖达脑海,樊梨花肉体象蛇一样紧紧得缠住了小宝,这时她就怕薛刚突然失去,现在樊梨花已不是母亲不是女将军,她已被薛刚完全征服,她要用自己的肉体一辈子缠住小宝,象一个女奴隶一样服侍小宝一辈子,薛刚要淑女她就当淑女,薛刚要她放蕩,她就放蕩,总之她的一切一切都是薛刚的了,她已不能失去薛刚“啊!刚儿!不要停!快!快一点!干!干!”......这时,远方来了一道姑,身披的道服不知是用甚麽质料製成的,可能是真丝杂以其他东西,光辉灿烂。长得雍容华贵,凤目含威,高起的鼻柱直透山根,显出她是个性格刚强和有主见的人,远看有若三十许人,近看才察觉到她眼角在化下的浅浅皱纹,但仍无损她的风华。道袍,随着她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步姿,宽阔的广袖开合遮掩,更衬托出她仪态万千的绝美姿容。此人就是樊梨花的师傅九重天紫霞宫的黎山圣母,黎山圣母轻叹道“罪孽呀,徒儿,你是救不了你儿子的,这种奇淫合欢散,是要两个时辰内,用处子之身才救得了,薛刚是处男,你所以没事了!”樊梨花离开薛刚跪在黎山圣母身前哭道“师傅,救救我儿吧!两个时辰快到了!”黎山圣母轻叹道“罪孽呀!”黎山圣母慢慢得脱去道袍,黎山圣母已是六十九岁但还是处女,黎山圣母知道现在只有牺牲自己的处子之身才能救薛刚。别看黎山圣母已年近古稀,但由于修鍊道术,所以身体保养得很好,肌肤依然细腻光滑,纹理清晰,身材曲线凹凸分明十分柔和,下面与臀部接合的地方弯成一道极大的弧形,恰似一道山谷,修长的双腿中间挟着一撮柔顺乌黑的亵毛,她那胸前的两个丰满高耸的乳房犹如少女一般,细腰和光滑平坦的小腹不知道的,最多说她三十几岁。薛刚推倒黎山圣母,跨坐在黎山圣母的身上,粗大雄壮的肉枪刺向黎山圣母禁地深处,黎山圣母一阵头昏眼花,下体产生了一阵刺痛,低叫一声「哎呦」,随即把薛刚抱得紧紧的,疼得皱起眉头,双手在薛刚背后抓下十道血痕;薛刚继续快速的抽送,黎山圣母眉头鬆开了,十指也不再抠着薛刚的背,虽然仍有一丝丝的痛但黎山圣母已经渐渐可以感受到交合的欢愉,那一丝痛楚,反而让她更能细细比较,体会出那一点珍贵的舒畅快感。薛刚用两手搓揉着黎山圣母那丰满雪白的乳房,并用拇指和食指揉撚她的乳头,黎山圣母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身体像水蛇般的扭着,腰部更是不断的上下挺动,薛刚擡高黎山圣母双脚放在他肩上,他就好像做掌上压,黎山圣母的屁股就跷高,让他整根鸡巴可以插入,薛刚用力去插,下下插到尽底。“唔……唔……唔……啊……啊”,黎山圣母好兴奋,淫水流落在地上,慢慢黎山圣母小穴 面一下一下的收缩,全身起鸡皮疙瘩,高潮来了。黎山圣母就用手揽住薛刚的脖子叫“啊……啊……啊……好……大……喔……大力……噢……噢……”薛刚抽插动作一下比一下快,一下比一下有力,突然黎山圣母小穴剧烈的收缩蠕动给他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终于脊椎一麻薛刚射出浓浓的精液达到了高潮,而黎山圣母因为小穴受到薛刚精液沖激也浪叫起来“哦.... 哦......爽...爽死我了...”薛刚药性过了,恢复清醒,他们彼此依然抱得紧紧的互相爱抚对方身体的每一吋。不但互相吸吮对方的口水舌头更在彼此的口中灵巧的扰动、探索。这时黎山圣母瞄见樊梨花在哭,黎山圣母忙问“徒儿,你哭什幺?”樊梨花说:“都是徒儿不好,让师傅你老人家受侮辱了!”“梨花,你我都是悟道之人,相信缘字,只薛刚是我们的有缘人,是他令我了解了人生的乐事对我悟道不无好处,因为了解人生才能了解天道。只是我和薛刚没有名分,属于野合,有损道行!怕不能成正果。”樊梨花忙说“这不难,叫薛刚娶你,怕你嫌他是凡夫俗子。”黎山圣母满脸通红说“人都是他的了,还嫌什幺,只怕薛刚嫌我是个老太婆。”薛刚忙说“你哪老,你和我妈妈一样美丽,我做梦都想娶你们两个!”樊梨花满脸通红嗔骂“胡说八道!”黎山圣母笑道“徒儿,我知道薛丁山现在敬你是天神,早就不敢碰你丝毫,你们之间已没有夫妻的感觉这种婚姻是名存实亡,不如和我一起嫁给薛刚,这样今天的事也就不会影响你的悟道了!”樊梨花满脸通红“可我们毕竟是母子呀!”“你身子都给他,你还能保持清白吗?”薛刚这时搂住樊梨花和黎山圣母说“老婆,我们快拜堂吧,我们不说谁知道我们是夫妻,重要的是你的心给我就行”樊梨花低头娇嗔“我的心刚才就给你了!”薛刚转头问黎山圣母“你呢?”黎山圣母头埋进薛刚的怀中说“还要问吗?”三人拜了天地后薛刚二话不说,挺起早已跃跃欲试的肉枪,狠命往黎山圣母的淫穴里一插,将整根肉棒全部插了进去。将手指插进樊梨花热乎乎的淫穴里,用力地抽插,让樊梨花先解解馋。就这样持续地抽插了好一阵,薛刚让两个女人并排躺下,然后提着肉枪,轮流地插两人的淫穴。好象天地间就只有他们三人了。薛刚天生好本钱把他的两个女人插的死去活来高潮叠起。浪叫声连绵不断,黎山圣母和樊梨花抛开了一切矜持,任薛刚施为,屁股只知道疯狂地向上挺动,迎合薛刚的抽插这类平时拘谨守节的贞妇,一旦动起情来,很多时比蕩妇淫娃更不可收拾,黎山圣母和樊梨花都是这样,久蓄的欲潮爱意,山洪般被引发奔泻。三人缠绵了一夜,说不尽的郎情妾意。天亮后黎山圣母与薛刚惜惜而别,薛刚深情的望着她的背影。“人家走远了,还看!”樊梨花语气中少许含有醋意。薛刚把她搂入怀中笑道“吃醋啦?”“我哪有吃醋的份,人家可是给你的是完壁之身,我可是残花败柳”薛刚知道他母亲樊梨花整个心交了他才会在意这事,笑道“我不会在意的,你要在意以后有机会我们就试试肛交,将你的后庭菊花蕾让我开苞,你也就将你的第一次交给我了吗?”樊梨花此时哪有平时温雅高贵,现在就象争宠的小女子“就现在我什幺都给你,要温柔一点,妈妈以前从来没做过这种事...”脸红着如初夜的处女般要求着。薛刚想到将是妈妈后庭开苞第一人的事实着实又令鸡巴胀大不少。他嘴移至妈妈的后庭以舌尖接触到妈妈美丽的菊花蕾时樊梨花的身子如触电般抖动了一下,似乎此地是她尚未发觉的性感带。薛刚将舌头一寸寸地挤入妈妈后洞的同时,樊梨花不由自主地蠕动她的丰臀迎合我的舌根,薛刚便抓着樊梨花的美臀随着她的蠕动以舌头兴奋地舔着樊梨花美妙的后穴品尝难以言喻的甜美滋味。樊梨花似乎愈来愈兴奋,手则当成自渎的器具揉搓着自己的肉穴。薛刚双手则是顺着妈美丽的胸形感动的揉捏着淫蕩的巨乳顺势将肉枪挤入樊梨花的后穴。不管他妈妈惨痛的叫声,薛刚奋力的戳着妈妈的后庭花,抽送着肉棒狠狠地将樊梨花的菊花蕾体无完肤地戳穿再戳穿,那膣肉紧紧地含住薛刚粗壮的肉棒,只听得樊梨花由惨痛的叫声一转而为更淫蕩的呻吟声,彷佛她的肉体淫浸在最快感的肉慾世界中,随着不停地薛刚不停的捣弄她的后穴,由呻吟声判断樊梨花大概已丢了七八次有余。这时薛刚将肉枪抽出,插入他妈妈的桃源小穴直抵子宫,不断抽插进行活塞运动樊梨花禁不住的浪叫“好哥哥,好爽,好爽,好儿子,再来,不要停把我的小穴干破!啊!我甘愿让你的大鸡巴乾死!啊!”良久,抽插运动到达最颠峰,这对母子肆无忌惮赤裸交欢。薛刚的一支手搓揉着樊梨花娇艳高挺的乳房,鸡巴一直在抽插他妈妈的下体,从没有享受过这种欢愉的感觉。一阵高潮袭来,樊梨花忍不住抽搐,薛刚的精液也射入他妈妈肉体深处!樊梨花轻轻的亲吻薛刚的每寸地方最后含住薛刚的鸡巴......她真得很快乐....这对母子情人回营的时候已是晌午,两人共骑一匹马,系着另一匹。樊梨花倒骑在马背上和薛刚面对面他们母子彼此依然抱得紧紧的互相爱抚对方身体的每一吋他们互相吸吮对方的口水舌头在彼此的口中灵巧的扰动、探索。任由宝马慢慢的跑回虎牢关,快到时才分骑,樊梨花用迷路的谎言轻易打发了焦急等待的大家。